Home / 2017 / 【User Friendly 2017 年會專訪| Alan Cooper】: Alan Cooper 天生批判

【User Friendly 2017 年會專訪| Alan Cooper】: Alan Cooper 天生批判

Alan Cooper是先驅的軟件發明家、程序員、設計師和設計理論家。他是第一個為微電腦編寫正式商業軟件的人,他被譽為Visual Basic之父、目標導向設計(Goal-Directed Design)的發明人以及在交互式系統設計中運用人物角色(personas)的引路先鋒。Alan著有兩本暢銷書《About Face: The Essentials of User Interface Design》和《The Inmates Are Running the Asylum》。他於1992年在舊金山創辦了設計與戰略公司Cooper,並擔任董事長至今。

在本次UXPA大會中,記者有幸採訪了Alan Cooper。相對於在學術上的批判嚴肅,台下的Alan Cooper和善幽默。在採訪中,Alan Cooper分享了他是從“Visual Basic之父”到“交互設計師之父”的歷程,探討了未來交互設計領域變革的影響因素,中國式互聯網快速發展方式及多元文化背景下的設計方式等問題的看法。Alan Cooper觀點鮮明,態度直接,從更大局更深層的角度思考問題,很多回答都值得大家進一步反思。他強調交互設計師的職責應該是代表用戶,最重要的是應該走出辦公室,去聆聽真正用戶的聲音。

您曾經是一位非常偉大的程序員,現在又被譽為交互設計之父,您是怎樣從程序員轉為設計師的?會懂得代碼對設計是否有幫助?

很多人認為我曾經為微軟工作,因為Visual basic現在是微軟的產品。但是並沒有,我發明了Visual basic,但是我一直是一個獨立開發者。作為一個為公司工作的程序員,即便他所在的項目不成功,他依然可以繼續工作並且獲得薪水。而作為一名獨立開發者,項目的成功直接關係到是否盈利,而項目的成功和用戶體驗的好壞關係密切。這樣的角色決定了我看待軟件開發的方式。相對於開發一套軟件,我更關注如何創造一個更好的產品。其他程序員更看重的是如何寫出一個好的程序,而我更加關注的是如何取悅我的用戶。這本身就是一種更“設計師”的思維方式,或者說這原本就是“交互設計師”的角色。交互設計師的任務不是讓產品變得更加美觀,而是讓產品變得更貼合用戶。因此,我並非是從程序員轉變為設計師,而是我本身就是一個具備設計視角的程序員,只是停止了寫代碼。

我認為對於設計師而言,理解開發是如何進行的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在項目裡,程序員往往會收到多方面的需求,設計師只是從用戶的角度提出需求的一方,而程序員通常會以開發成本來決定要實現哪些功能。即便都是站在用戶角度提出的需求,也會有一定重要程度的區別,有些是錦上添花的,有些是不可或缺的。如果設計師能夠了解開發的過程,那麼他就可以平衡用戶體驗的必要性和開發的可實現性,這是一個互相尊重的過程。

在過去的20年,您認為什麼是用戶體驗領域最顯著的變化

對用戶體驗設計的認知。

在過去,產品的成功可能只需要實現一些功能。而現在,產品的成功和用戶體驗息息相關。其實用戶並不關心通過某些技術可以實現哪些功能。而用戶真正關心的那些問題將在很大層面上決定商業策略。設計曾經是巨大商業環境中的小小一環,現在商業成了設計中的一環,這是巨大地改變。

在目前的設計環境中,有什麼設計趨勢是您所不認同的?

設計是個很大的世界,涵蓋著非常多的領域,字體設計、視覺設計、工業設計、舞台設計、交互設計等等。每個領域都非常重要並且有其存在的價值。在我看來,交互設計是其中最具有批判性的。交互設計是關於定義用戶,需要設計師走出去、尋找用戶、了解用戶、理解用戶所想及其背後的內在驅動。而在明確了這些之後,在某個特定的節點,如當需要確定一款合適的字體時,則可以交付相關的字體設計師進行完善。

目前讓我煩惱的一個趨勢是很多設計決策是基於是否美觀,而不是對用戶是否有用。如果在界面增加一些動態效果,很容易讓設計看起來炫酷。但是初次的新鮮之後用戶可能就不再回來使用這個產品,因為它並不能給予用戶真正想要的東西。當一個設計師說我認為我們應該這麼做。這是以設計師為中心(designer-centric)。當一個設計師說我了解用戶,如果我們這麼做可以幫助用戶達成他們想要的,這是以用戶為中心(user-centric)。相對於以設計師的想法為主,我認為更應該以用戶的目標為主。

以設計師為中心的理論在藝術、廣告、市場等領域有長遠而輝煌的歷史,也擁有大量的從業者和老師。相較而言,以用戶為中心的設計理念非常的新。但是現在,以用戶為中心的聲音正慢慢地淹沒以設計師為中心的聲音,這是非常不容易的。更難的是堅持和實踐以用戶為中心的理念。讓設計師真正認同並做到把“用戶想要”看的比“我自己想要”更重要,是非常有挑戰的。

世界發展迅速,您認為接下來什麼樣的技術會對用戶體驗設計領域帶來顛覆性的影響?

我認為可能會對用戶設計領域帶來顛覆性影響的是擁有過多財富的人或公司。一旦人們擁有了過多的財富,他們便會更加關注如何去守護財富。於是優秀的技術不再被應用於研究如何讓人們的生活更加美好,而是被應用於幫助富人或公司獲利。

我自己也是一個資本家、企業家,我不認為把努力獲得財富和建立公司作為激勵目標是一件壞事。但是我認為在貧富差距過大的時候,一味的追求經濟利益就會對用戶體驗行業帶來毀滅性的影響。因為人們不再為了其他有需要的人去創造產品,而是為了維護和創造財富去創造產品。

因此相對於某項具體的技術,我認為擁有過多財富的人或公司更加可能對用戶體驗領域帶來顛覆性的影響。

目前很多的中國互聯網企業都在追求以“快”致勝,相對於前期花較長時間進行人物畫像等研究分析,中國互聯網公司更傾向先迅速讓產品上線,然後根據用戶反饋調整產品不斷迭代。您如何看待這個問題?

我認為這是愚蠢的。這不僅僅發生在中國,也發生在世界上很多地方。

當你希望認真地做好一件事情,一定是需要時間的。而當你只是想要謀取利益時,你才會想怎樣才能更快一些。一個人偷走你的錢包,搶走你的錢和手錶,這樣確實能夠快速獲利。現在很多人在談論著“快”的好處,而這些人正是從我們手中賺取利益的人。

我認為“快”並不能帶來好的用戶體驗。探索用戶需求是需要花時間的,而一味求快不僅會導致真正的用戶需求被忽略,並且會為了吸引用戶注意去打擾他們。這樣的方式並不能讓世界變的更加美好,只有當人們慢下來,真正去關注什麼是能讓人們變得快樂,世界才能夠往好的方向發展。

您認為在不同文化背景下,用戶體驗設計有什麼挑戰?

在這一點上我和大部分人有著不同的見解,我認為不同文化在用戶體驗設計上沒有本質的區別。我認為人都是一樣的,都希望得到幸福和快樂,都希望獲得尊重和平等,都希望有新的技術能夠解決我們的問題,讓生活變的更美好。誠然,你和我有著不同的成長背景,這會帶來些許的不同,但是這個不同是非常微小的。微小到就像我們都喜歡色彩,只是你喜歡紅色,而我喜歡藍色。

在不同文化背景下做設計時,必然會遇到一些細節的不同,比如不同語言的切換。雖然有些人認為這些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在我看來這些都是表面的微小的區別。真正困難的是如何讓技術應用於生活當中為普通人服務。一旦技術真正地為我們服務,那麼對於所有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來說都將是好的體驗。

因此我認為在用戶體驗層面上去強調文化上的差異是表面性的,並沒有那麼重要。我們應該更深入的去看待這個問題,去關註一些意義深遠的相同點。

在您看來,什麼是交互設計師的職責?

商人需要對員工負責,對投資負責。而設計師應該對用戶負責。

交互設計師是連接用戶和公司的紐帶。設計師應該告訴其他團隊成員用戶的需求是什麼。設計師或許無法決定這個需求要如何平衡受益和成本,以及要分幾個階段實現,因為這更多是一些商業和成本決策,但是交互設計師必須要代表最終用戶發出聲音,這是交互設計師的基本職責。

當然,了解用戶需求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並不是說只要把用戶聚在一起問他們一些問題,就能夠挖掘到用戶的需求。這需要一定的經驗和技巧。舉例來說,假設你要去做心臟手術,你是那個要被手術的人,但是不代表你知道這個手術要怎麼做,不代表你可以告訴醫生應該在哪裡開刀。醫生,護士,麻醉師,X光檢查員大家在都為你服務,但這不代表你知道如何操作。而交互設計師應該是那個決定如何操作的醫生。這是個複雜的關係。

請問您對設計師有什麼建議?

走出辦公室。

在辦公室裡,你會受到太多聲音的影響。這些聲音來自老闆、領導、同事,每個人都在發表意見,述說自己的觀點。而交互設計師真正應該做的是走出辦公室,去聆聽真正用戶的聲音。去了解用戶在做什麼,什麼對用戶來說是重要的。保持安靜,認真聆聽,仔細觀察,並且堅持把這些事情長久地做下去。

因此,一個交互設計師想要成長,最重要的是走出去,走向你的用戶。

從《About Face》初次出版到《About Face 4》已經22年了,您是如何堅持學習並一直在設計領域保持意見領袖的身份?

我和其他聰明的設計師一起學習成長。比如羅伯特·萊曼,他是《About Face》的共同作者。我們正在討論《About Face 5》。2020年是《About Face》的第25週年,我們希望它能夠在那時出版。

其實一直以來,About Face都在做兩件事情。一是吸引人們的注意力,告訴他們這有全新的設計理念;另一件事是告訴大家如何去做。我個人非常擅長“引起關注”這件事情,而羅伯特更加擅長“如何去做”。其實在過去的20年中,人們已經越來越關注用戶體驗,“引起關注”的重要性慢慢的在減弱。現在我們會把重心放在具體的設計操作層面。這部分受技術和時代的影響很大,因此在第4次修訂時,我們增加了移動觸摸設計的章節。在第5次修訂的時候,我們也會跟隨技術和時代的發展繼續更新。這部分的研究其實更多的依賴於我聰明的伙伴們。

你是如何保持並堅持批判性思考的?

我天生就是一個批判者,這就是我的思維方式。當我面對一個具體問題的時候,我通常會跳出來重新看待這個問題——除了目前的選擇是否還有更多的解決方式。

我很少停止批判,即便交互設計(或者叫用戶體驗設計)這個領域從25年前連概念都不存在,發展到現在被大量理解、實踐、並且成為了一個專門的學科。這其實是非常輝煌的事情。或許我應該停止批判去稱讚:交互設計師們你們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但是作為一個天生的批判家,我還是決定繼續批判地去問:設計師們,我們如何才能做的更好?

請問您對UPXA有什麼看法和意見?

其實我和UXPA有著很深的淵源,在20年以前還叫UPA的時候,我就曾經在美國的UPA上演講。

我認為這次的南京的 User Friendly 會議非常棒,有著非常出色的演講者和有深度的主題,觀眾也非常的認真和專注。

當我收到邀請的時候,我的同事和我說去吧,你將不虛此行。現在我在這裡深深的感受到這的確是非常精彩的體驗。我回去之後將告訴大家:“你們也應該來這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