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2017 / 專家論壇: 新興人工智能時代

專家論壇: 新興人工智能時代


主持人:

論壇專家:

內容簡述:
人工智能時代,技術革新引領設計革新,對於設計師的意義和成長,專家們表述了各自的看法。

論壇內容:
主持人:對於我們最終的用戶來講,AI到底意味著什麼?它給我們帶來什麼樣的一些變化?

關岱松:第一個我們所想像很遙遠的AI其實已經離我們非常之近,第二個觀點,其實我們現在的很多產品已經是一個AI化產品了。

吳卓浩:這一波的人工智能,首先是利用過去的這30年間互聯網積累下來的大量的數據。這些數據被用來訓練高質量的人工智能,從而提供更好的產品跟服務,讓我們生活周遭各種各樣的事情變聰明一點點,這個潤物細無聲的過程正在發生。

Alan Cooper:人工智能,在市場推廣上,商業上肯定是值得去做的,很有廣告價值。但是某種程度上它會讓人們覺得“這個東西很智能,我不用擔心了,它會幫我完成這個工作,這就是我的工作”是不是人就會放棄掉主動思考?

傅利民:這次是一個新的變革,是要把人的腦力解放出來。我們的設計在做的工作,大部分的時間是幫助我們,把原來需要花很多的時間去做的事情,簡化到一個非常快就可以完成的,並且有了某種程度上的人工智能。

另外,人工智能也會表現在對人的理解,原來這些自然語言是沒有辦法去理解的,這個語言可以做到更多的理解,我認為這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人工智能的部分。

主持人:對於我們這些做UX工作的人,會帶來什麼樣的變化?需要我們做什麼?

關岱松:我們怎麼定義人工智能這個產品,在我看來是可以自生長的,人類提供數據給它,它來決定自己未來的發展,它和人類進化一樣,和我們共同進化,人類不能控制的,這是一個人工智能的標誌性的東西。

在未來,更重要的偏向不再是我們去設計一款AI產品,而是我們為這些AI產品去提供我們已知的對人類的了解,然後來幫助AI產品更好的進化,這個是我的初步的觀點。

吳卓浩:當前人工智能還只是初級階段,有大量的基礎技術、基礎設施需要建立,只有當這些技術本身能夠沉澱積累到有足夠成熟的程度,那個時候大家才會更多來拼產品、拼設計。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做的設計其中最重要的部分已經不在於設計本身的輸出,而是我們如何去設計一套框架,這個框架能夠幫助人工智能建立一套蒐集、獲取數據,基於此而進行訓練分析,產生優質的人工智能,然後進行評價反饋,最終能夠為人作出有價值、有意義的產品跟服務。我們需要建立這樣的框架和評價系統。

Alan Cooper:有一點我覺得我看的比較清楚,就是這種模糊性。

你和電腦交互本身已經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了,你要去敲擊,你要去觸屏。直接跟電腦進行語音的交互,這個還是有很多其他的難度,我和系統對話,它是否能夠徹底的理解我的意圖,除非你講的特別具體的語境,具體的指代,具體的語意學都特別簡單、特別直接,比如說把音量調高,機器能懂。但是如果說太大了,這個動靜太大了,這個時候它就不明白了,我為什麼要說這個聲音太大了?我只是舉個例子,放在其他復雜的語境當中它還是比較狹隘的。

交互過程當中實實在在的一個問題,是交互機制、AI機制裡面,還是充斥著不確定性,模棱兩可性,模糊性。

傅利民: Alan解釋的是目前的現狀。我認為在最開始的時候,可能從語言本身去識別,到把它轉化成文字,機器去理解這個內容,到理解裡面的含義,這是一個進步。到了這步以後再往後面去理解,或者去執行它後面所需要做的這個事情,現在其實語音交互的各個方面,也是在一個非常早期的發展階段,它還不能像我們正常人一樣的去進行交流,但是早晚會有這樣一天的。

主持人:對於我們的設計師大家有什麼樣的建議,今天在座的這個設計師,我們馬上需要做什麼事情。

關岱松:我覺得對於我們設計師來說,第一,盡量做一些更複雜的或者更有創意性和審美性的工作。第二,如果有機會進入到AI這個領域,一定不要忘記把AI或者中國未來的AI訓練成一個有比較好的審美能力的人。

吳卓浩:對於綜合能力要求更高了。在做AI設計的時候,事實上是需要應對各方面的挑戰,包括硬件、軟件、服務以及環境空間。

什麼樣的事情是在我們可以預見的將來AI仍然不太擅長的?

第一,情感、品味。這樣的事情連我們人類都不是每個人都能夠做的很好的,這樣的事情AI很難去處理。

第二,跨領域的決策。設計本身就是在做跨領域決策的事情,任何一個設計,任何一個要解決的問題,如果它涉及到很多不同的領域,涉及到人類的情感、品味,這樣的事情就不容易被AI所取代,所以咱們站好自己腳下最優勢的地方,試著去為AI設計一整套框架,去學習,去評估。

傅利民:現在AI能夠取代的其實只是中間非常小的這麼一塊,並不是能夠把所有的工作都取代,我們到底怎麼樣去定位UX,在整個鏈路里面的工作。

很多時候現在的AI其實是一種思維方式,並不僅僅是一個工具本身。設計也會有一些是把AI一起考慮在裡面的事情,我們可以主導這樣的設計,這樣的話重新定義我們自己工作的範圍。

設計本身其實有很多的空間,從設計本身講有工業設計,現在又有很多服務設計,服務設計看的完全是不一樣的角色,整個不同的空間。那在這個不同的空間裡面其實可以開發出來更多的設計的工作,那些領域裡面我不認為每一個都是很快會被取代的。

吳卓浩:在這種情況下,一方面我們要了解人工智能的技術,才能作出更好的判斷。另一方面要思考怎麼樣能夠跳到上游去,怎麼樣能夠獲得更大的話語權跟影響力。研究實際應用場景是什麼樣的,設計商業環境、商業場景,由此來驅動整個研發。技術也好,設計也好,運營也好,都應該為了這樣的目的、為了這樣的場景,為了咱們所設定的這個目標而一起努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