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媒體報導 / [轉貼:視覺中國2010 User Friendy專訪] Marc在UPA中國年會期間接受採訪

[轉貼:視覺中國2010 User Friendy專訪] Marc在UPA中國年會期間接受採訪

Marc接受專訪

Marc介紹:
Marc在他第一份軟件開發的工作後,發現自己在設計領域的熱情,並將此熱情投入到人種學、語言、系統思維和人的學習研究中去。他成了一名設計師,一名教育工作者,還是一名研究人員,正是這樣的工作使他與Fit Associate的共同創始人Jenna Date走到了一起,共同承擔起了將設計傳遞開去,以此來改善生活。
Marc的客戶包括英國廣播公司(BBC),美國陸軍(the US Army),Crate and Barrel,微軟(Microsoft),好事達保險(Allstate),卡特彼勒(Caterpillar), Diamond Partners和德州儀器(Texas Instruments )。他在卡內基-梅隆設計研究所(他是2003年Nierenberg的首席設計)和芝加哥的諾伊理工學院的設計學院授課,也都有自己的工作室。
在創建Fit Associates之前,Marc在當時用戶體驗諮詢處於領先地位的HannaHodge擔任首席體驗官,他主要負責公司的以用戶為中心的流程,團隊文化和研究創新。他擔任Cambridge Technology Partners的用戶體驗總監。在此之前他還是seeSpace的顧問,Digital Knowledge Assets的設計副總裁和Advanced Technologies Group at Andersen Consulting (現在的埃森哲)的高級架構師。Marc擁有人類學和語言學的學士學位,並獲得紐約大學的計算語言學的碩士學位。
Marc經常在世界各大業界和學術界的論壇和會議演講,並開設各類實踐性質的研討會。他目前還擔任UXNet,交互設計協會和Rosenfeld Media的諮詢委員會委員,同時也是交互設計雜誌的編輯。

 

採訪內容:

記者:我對於收集那些幫助建立和發展我們這個領域的人物的故事很感興趣。我知道您開始職業生涯的時候是一個軟件開發者,因此很好奇,是什麼使您改變了您的職業生涯,最終走到今天?
MARCarc:嗯,我在想有好多種回答方式。我一直是根據自己的愛好來做決定的。在做軟件(開發)十年或許更久一些以後,我發現,相對於機器來說,我更關心人。並且,我也被指派做一些與界面有關的工作,但都是在大型機器上,後來在一些早期的個人電腦上。我發覺那很有趣,我認為這將會使我的職業生涯繼續向前。是人(改變了我的職業生涯)。我和一些人一起工作,我認為他們是我的良師。Shoey Evenson和記者ohn Ranfrank,他們是我的榜樣,結合人類學,設計和業務。他們的工作真正地影響人們的生活。對於我來說,他們的模式讓我看到了一個新的職業生涯之路。

記者:我的一些朋友,現在是軟件開發者,也想在UX領域裡開始一個新的職業生涯之路。您對他們有什麼建議嗎?
MARC:我覺得這並不少見。你不需要放棄當developer時積累的知識,你可以帶著你從軟件(開發)學到的知識。(笑)因為系統思維一直是很強大的,沒有從軟件(開發)開始的人是很難學到系統思維的。至於應該怎麼做,我認為,如果我感覺自己想向某個方向發展,從告訴身邊的人開始,就好像已經是真的開始了那樣。

記者:不僅僅是和機器交流。
MARC:不僅僅和機器交流,一點不錯。但是,也不要僅僅說“總有一天,我會進入UX這個行業”,而是開始說“我已經在UX行業了”。

記者:從現在做起。
MARC:是的,現在就開始。如果你有這個渴望,這說明你已經對它很感興趣了。所以,你開始了。你已經開始了。(接下來)人們的反應會讓你驚奇,迎面而來的機會會讓你驚奇。這可能聽起來像是很普通的提議,而不是明確的建議。但每個人的情況不同。或許我們可以有不同的答案。

記者:這很有用。我知道您不僅僅是本領域的行家,還是一個老闆。您創立了FIT協會。這個協會創立的最初目標是什麼?
MARC:這個協會的共同創立者是記者enna Date女士。我們都做研究和設計,但是我們不想僅僅成立一個研究公司,因為研究在組織裡常常起不到作用。 記者:是的。那你們開發嗎? MARC:我們不做開發。

記者:只做研究和設計?
MARC:這只是部分情況。我們不想只做研究,也不想只做設計外包,我們真正想做的是與眾不同。我們想這樣做來使更多的公司生產出能真正地積極地影響人們生活的產品。我們想和這樣的客戶合作,不是外包設計,幫助他們培養公司內部的這樣的能力。他們有決策過程的人,多年支持這個系統的人,我們幫助他們建立一種與用戶關聯的文化。

記者:所以你們會有一些員工去客戶的現場工作?
MARC:我們的公司很小,通常不這樣做。我們與客戶接觸很長時間,不單單一個項目,雖然有時是,更多的情況是和一個客戶合作四年。我們也很重視小的項目。因為從工程文化,或者市場驅動文化轉變為實際關心對生活產生影響的設計驅動文化,需要很多時間來轉變文化,就像記者ared今天談到的。

記者:(笑)是嘛。
MARC:這是文化,是品質。用戶體驗是一個文化的問題,不僅僅是一個項目的問題。作為一個新的公司,我常常發現解釋我們自己很困難。

記者:(笑)記者enna Date是FIT的另一個共同創立者。和記者enna合作時最有趣的是什麼呢?
MARC:哦,和她合作很不錯,因為我們在要達成什麼目標和如何工作上有相同的想法。

記者:記者enna的背景是什麼?
MARC:她是卡耐基-梅隆大學的HCI碩士。但她的第一個學位是女性研究。

記者:女性研究?
MARC:是的。

記者:很有意思啊。
MARC:我的第一個學位是人類語言學。所以我們都有非技術和非設計的興趣。她對藝術之類的非常感興趣。她非常關心人,非常熱心。而且,我們都想給工作加點樂趣,這是挺不容易的。(笑)因為工作強度有時會很大。但是和一個有相同想法,並且在如何創造輕鬆的工作分為上有一套的人一起工作真的是非常棒的。不過我必須說的是Gena在不到一年前,離開了FIT,現在是卡耐基-梅隆大學的HCI碩士計劃的主任。她從那個碩士計劃畢業,現在是那裡的主任。

記者:(笑)您剛才提到您和客戶合作,您認為您工作中的挑戰是什麼呢?
MARC:唔,解釋我們是做什麼的就有很多挑戰。(笑)在我們最好的客戶的公司裡,本身有用戶體驗方面的人員。就是說我們的合作夥伴中有些已經開始想要和他們的客戶建立關聯,並把這作為他們工作的中心。最大的挑戰是幫助這些人,幫助他們得到理解和重視,擴大他們在公司的影響力。我們都知道如何做研究,我們知道怎麼做設計,他們也知道。但是轉變文化,建立好的關係,清晰地溝通這些設計的挑戰是與任何界面的問題同等重要的。

記者:您是如何來解決這個挑戰的?
MARC:唔,我們嘗試去非常坦誠地交談,學習不畏懼(笑),只是心與心的交流,花很多的時間來傾聽。舉個例子,在項目初期,我們可能會和很多高層管理人員和利益相關人士進行一對一的交流,基本上只是聽他們說他們認為重要的事,關心的事,正在做的事和預計的未來。這有助於讓他們知道我們的工作,改變我們和他們之間的交流方式。常常也是因為我們理解了這些人,才創造出了我們的工作成果。因此,對於開發者團隊,我們可能不會長篇大論,而是製作一張牆上的海報;對於某些高層管理人員,可能會做一些視頻介紹。可能會有很多形式的交流。我們也嘗試在一起工作,來建立日常對話和聯繫。

記者:是的,這很重要。有沒有這樣一種情況,客戶對你們工作的期望非常高,以致於需要從一開始就管理客戶的期望?
MARC:是對什麼方面有高的期望?

記者:對於合作,可能是項目的期望。比如說客戶想做一個網站,要求你做九個或者十個設計來供其選擇。
MARC:我懂了。我們嘗試從一開始就去改變那種期望。(笑)這是我們從第一周就開始傾聽的原因之一。因為如果他們認為工作應該是那樣進展的,我們是不同意的。所以我們需要在第一周就達成最初的共識:內涵是什麼,這個項目會如何令世界不同,令公司不同,令團隊不同,我們應該如何合作來達到這個目的。我們在第一周進行這樣的交談。因此,在第十二週(笑)就不會出現客戶要求做十個設計的情況。

記者:好的,我懂了。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
MARC:當然,沒問題。

記者:現在您認為最令您著迷的是什麼?您接下來的五年有什麼打算?
MARC:這是兩個問題。(笑)明天的演講我也會談到這個問題。為了做研究,我們花很多時間和人們交流。我發現我們描述生活的方式,比如圖表,角色之類的,在真正地描述或交流人們的真實生活時不是很好。我們不是嘗試要做文化轉變的公司。對這個我們也不是很懂。這我真正感興趣的有兩樣東西:一是有機系統模型的概念,來自於生物學和復雜性,與層級結構的系統模型相反;另外一個是對另一種媒體——攝影的使用,用來交流生活中的情感,以及社區文化轉變的過程。我認為會有一種方式,把這些東西結合起來,成為我們實踐的另一個方面,這種方式會真正參與到公司的轉變當中。

記者:這很有趣。
MARC:是的,非常有趣。未來的五年,這也正是我在問自己的問題。大概在一年前,我們在公司開展了一個活動,在紙上寫下我們公司在嘗試做些什麼,目的是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做.

記者:結果怎樣呢?
MARC:結果是一個問句:我們應該來怎樣和企業一起,為了社會公益,最有效地領導,聯繫,培育和創造?所以我們決定讓我們的工作對人們的日常生活產生影響。到目前為止,我們通過和公司合作,絕大多數是產品公司來做這件事。但我認為這不是唯一的途徑。

記者:這已經是巨大的進步了。
MARC:是的。如果你改變公司對於他們要開發的產品的決定,那麼這就真正能影響到人們的生活,你的工作就會產生重大的影響。但是一些關於可持續發展,城市生活質量等問題都是巨大的設計挑戰。我們擁有的工具,研究和設計的過程,視覺思維和硬件設施,對於解決人們的問題都非常強大。所以,未來的五年,相對於現在為產品工作,我認為我會更多地在這方面工作。

記者:非常感謝您!您說的這些對於我來說都非常有趣,感謝您的分享。
MARC:非常感謝!

原文網址:http://shijue.me/show_text/4fff713aac1d840d9005bf38

本文 由 视觉中国 授權 悠識數位 發佈。
更多內容請見:视觉中国 User Friendly 2010主题網站 http://zt.chinavisual.com/design/2010_ybyzwh/index.shtml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