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媒體報導 / [轉貼:視覺中國2011 User Friendy專訪] 用戶體驗大師Pieter Jan Stappers

[轉貼:視覺中國2011 User Friendy專訪] 用戶體驗大師Pieter Jan Stappers

Pieter Jan Stappers,荷蘭Delft理工大學工業設計工程學習教授,在2011UPA中國年會舉行之際,Pieter作為主題演講嘉賓來到中國,分享了他多年來在用戶體驗與產品開發領域的寶貴經驗。 如果你還記得去年的UPA中國,你一定會對那位酷似聖誕老人的交互設計大師Donald Norman印象深刻,實際上,Pieter Jan Stappers教授就是Pieter Jan Stappers向UPA大會組委會力荐的嘉賓。作為工業設計領域的重要人物,Pieter Jan Stappers教授關注於開發各種能夠幫助設計師或其他創意人士在創意與概念設計早期的技術與工具,關注各種需要整合的未統一的規律或其他鮮為人知的研究領域,比如,認知的方方面面,各類新媒體與視覺呈現方式,美感的傳達、實用性,人工智能,使用環境分析,以及文化研究等等。 此外,Pieter Jan Stappers教授認為大學裡的研究與教育是密不可分的,他主要負責的課程是使用環境與概念化(Context and Conceptualization),是交互設計專業碩士方向的負責人,還在作為首席指導老師參與學院碩士畢業論文的督導工作。他致力於將研究中發現的最新成果運用於設計實踐,並且相信設計領域的實踐與理論的與時俱進並不輸給其他領域,研究與教學的互動必須相互推進,時時更新的。 插曲:2006年,在Delft理工學院成立164年校慶之際,為表彰Donald Norman在交互設計領域所做出的貢獻,Delft工業設計工程學院向Donald Norman頒發榮譽博士學位,Pieter Jan Stappers博士則作為榮譽導師為他頒發學位證書。

Pieter Jan Stappers

Pieter Jan Stappers工作坊PPT下載:用戶研究、願景和原型在設計方法中的角色

記者:這是您第一次到中國來,有何印象深刻之處?與你曾在歐洲或美國參加過類似的行業會議相比,有何不同之處?
Pieter:到大陸是第一次,之前曾到過香港。到這裡只有兩天時間,從機場到會場,但坐車一路過來看到許多高樓建築,感覺中國變化很快。參加UPA中國年會是第一次,但在歐洲和美國,我每2-4年會參與定期的會議。我同事經常參加UPA會議,我則會參與一些用戶研究相關的會議。最大的不同當然是這裡有很多中國人(笑),我最大的感覺是越來越全球化,這裡的參會者也大體相似,都是領域內的同行。有些地方也是不同,不同的行業與不同的公司也有差別,但是有很多西方國家,特別一些小的國家,也有些許的差異。

 

記者:在參會的人數,交流的方式,話題的類型等有什麼不同麼?
Pieter:這裡參會的人數較多,這邊參會者也較年輕,如果去歐洲或美國,那邊的同行年紀會大一些,但考慮到中國在高速發展,年青一代的數目多也是很自然的。我也遇到以前教過的學生。

 

記者:您的個人主頁上用荷蘭語寫著的格言“speels & degelijk”,能分享下這句話的含義麼?對於您,這句話又意味了什麼呢?
Pieter:這句話是荷蘭語,意思是“Playful and Solid”(有趣的&務實的) 。這句話是以前的導師告訴我的,我原來是學物理的,但研究了一段時間覺得比較無趣,後來發現設計有趣多了,可以遇到新的問題和更多可探索的方向。有些人還是用傳統的方法去對待科研,但我會願意用些新的、更為有趣的方法。我的導師當時與我說,單單有趣是不夠的,一方面要有創意,另一方面又要切合實際。對我影響很大,因此一直保留在自己的博客上,也一直嘗試做到這一點。目前為止,還沒有發現比設計更有趣的方向。我會帶領學生做一些課題,比如:食品包裝設計、專為老年人設計的通訊工具。每次的主題不同,你也可以學到不同領域的知識。項目內容很不同,但研究方法類似。

 

記者:在公司內部,似乎比較難以找到這麼豐富、有趣的研究方向。對於公司工作的人能否給些建議,以尋找到更為有趣的話題?
Pieter:公司相對來說,專注在一個領域上。如果你一直在一家公司,做同一個項目。你在開始一個新項目或為某群用戶做產品的時候,可以找到一些新的觀察點,你可以去了解他們。
我目前專注在研究、程序、視覺設計三個方面,編程做的比較少,重點是放在用戶研究上。如果你是在一個領域內工作的話,那你可以盡量找到三個比較感興趣的方向。你不可能在100件事情上都成為專家,但你起碼可以在產品的幾個方面去深入探索。

 

記者:您是用戶研究領域的專家,與普通人相比,你對生活是否有不一樣的感受?
Pieter:工作相關的內容,會比較有經驗,但這是由於時間的積累而並不是自己本身的敏感性。比如:某個項目是為荷蘭的公司設計大門,大門需要帶給人熱情好客的感覺。我當時帶著學生進行這個項目,那段時間學生們見到大門都會去觀察留意,這可能是由於領域背景的緣故,而不是本身更為敏感。如果有人討論科技相關的東西,我也會與人討論我喜歡或不喜歡什麼。設計師應該對各種事物都感興趣,如果設計師對事物的外形沒有興趣的話,那就很糟糕了。如果設計師對人們為什麼無法使用產品不感興趣,那也是糟糕的。設計師應該對事物的形式、技術都感興趣,可能會有一些相關的解決方案,還應該對用戶和商業感興趣。設計師有許多東西都需要關心。

 

記者:人們常說設計師需要富有創意,對於成為一個有創造力的人,是否有一些方式或建議呢?
Pieter:我個人感覺最重要的是要有好奇心,對每樣東西為什麼如此都需要好奇心。比如:我看到了這個桌子,桌面下方有些空隙,是用膠水粘住的還是用螺絲連接的。我感覺都要去觀察嘗試。Bruce Mao曾經做過一個演講,“Incomplete Manifesto for Growth”(關於成長的不完全策略),其中提到了50個不同的tips,關於如何變得更有創造力。其中提到了要去“做實驗、犯錯誤、重複你做過的事情”。對於孩子來說這是非常有趣的事情,但是對於父母也是災難性的。如果觀察那個年齡段的小孩,他們會很好奇外界的事物,並想搞清楚原因,比如看看桌子下面有什麼,裡面能否放置物品,但是很多人都喪失了這些。

Pieter Jan Stappers

記者:人們經常提到設計師不太懂得技術,但就像作為畫家應該理解畫布的材質一樣,網頁的設計師也應該理解網頁的技術。UI設計師是否應該理解背後的技術是如何運作的?
Pieter:你其實已經看到了設計的優化。設計優化是個很宏偉的想法。如果你想有一個突破性的創意,你要站在完全不同的角度,這些新的方法可能是從技術上面得到的,也可能是對於用戶更好的理解。作為一個畫家,如果你只知道油墨的特性,你不再探索就不會使用水彩,他們是完全不一樣的。有的時候,技術本身也很難被應用。我們經常收到來自製造商的需求,他們有一些新的材料和金屬,帶有特別的特性,希望我們的學生以此來設計新的產品。我們如果只是把這些材料放在架子上出售根本不會有人來買,我們看不到它的潛力。他們經常會找設計師來做一些可以被使用的產品,也許是一些堅固的、外形奇特的產品,這種情況也適用於其他領域。技術還要通過這些例子,來展示如何能被設計應用起來,這比那些僅有參數的說明書,能展示更多的特性。如果50年前,一個製造園藝工具的工廠,他們會有一些設備加工金屬或木材,他們的設計師想要設計新的工具,他想跳出原有的限制,他想出用塑料來製造園藝工具的方法。公司就會想辦法去生產塑料的工具。當前的情況已經不同了,你可以從不同的供應商那裡去買不同的組件,可以自由的選用不同的配件。

 

記者:一方面我們提到如何有創意,另一方面,人們會抱怨設計師過於有創意。這就是我們說的,為什麼設計師要等待技術成熟。比如說:有人希望iPad可以讓自己飛起來,但是沒有辦法實現。大部分設計師確實不理解技術,但如果能了解一些技術或者3-5年的趨勢,可以幫助他們想出更好更實際的idea。能否給一些建議,關於如何讓設計師去了解不同的領域?
Pieter:我記得90年早期,我在大學的研究中關注遊戲這個領域,我注意到電腦繪圖在遊戲行業中發展迅速,我所做的是:在每次我旅行的時候,我就去遊戲廳,去看現在孩子們在玩什麼遊戲,他們看起來相當的放鬆和愜意。但如果你從來沒玩過這種遊戲,你投入一個硬幣後,重新開始遊戲,你兩秒鐘就會死了,你在看孩子們玩遊戲的時候,你問他們:能否教我兩招?你再投一個硬幣,讓他們教你游戲的技巧,這種事情我做 了10年。因為這樣很容易知道圖像視覺需求的發展方向,可能的發展態勢。所以通常的情況是,技術適用於某個領域了後,自然科學家卻在其他的領域努力著,所以需要關注他們在哪裡,有什麼可以藉鑑的。很多設計都是從其他地方借鑒些東西,或者把他們重新做了結合。如果你有很多東西可以用,對於一個事物,你將用完全不同的方法去實現。你剛才舉的一個例子:我怎麼用iPad飛起來,這是不切實際的,另一方面來說,這可能是個好主意的苗頭。為什麼怎麼要使iPad讓你飛起來呢?或許它可以讓你看到建築物的房頂,如果你想買個房子,你可以從上面看那房子。我認為有點創造性的建議是,重新整理你的一些想法,找到一些有可能的想法,讓你更近一步。局限和限制只能起到一個效果,它使得你束縛不前。

 

記者:變革是今年UPA中國年會的一個主題,面對這個領域的高速發展,在您看來,在接下來5年,這個領域將會發生什麼?
Pieter:變革是經常發生的,無論是過去還是將來,著眼未來,我想之前我說過的一個方面,把注意力放在用戶產品上,而不是只關注如何能賣東西,這對用戶體驗和設計師來說是個利好消息。當用戶決定要買什麼的時候,他們先諮詢已經用過這個產品的人,和以往不同,不去聽信銷售和廣告。這樣的改變看起來是很有趣的,人們不再關注這東西可以用多久,而是很在意別人推薦給他們的東西。這就意味著推薦主導了銷售,主導了產品是否有效用。我認為用戶體驗將變得越來越重要,它的重要性也被公司逐漸認識。這是個很大的改變,我覺得用戶體驗的時代到了。

 

記者:在中國,有很多年輕人,沒有什麼工作經驗,您能給我們一些建議麼?如何去豐富自我,增進研究技巧?
Pieter:和有工作經驗的人一起工作會使經驗增長很快。需要為此特別做些什麼?我確實不太知道如何能在這方面走捷徑。畢業生是團隊裡面必不可少的成員,你們努力找工作,發論文,將來你們會變得很出色,你們和不同的人一起工作,學習如何合作,並儘量快的努力成長。

原文網址:http://shijue.me/show_text/4ffef2d3ac1d840d9001b431

本文 由 视觉中国 授權 悠識數位 發佈。
更多內容請見:视觉中国 User Friendly 2011主题網站 http://zt.chinavisual.com/design/upa2011/index.shtml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